黑板报网

分享生活百科、日常生活经验及知识

当初为了让 Stadia 能够快速站稳脚跟,谷歌组建了专属的第一方游戏部门 Stadia Games,由《刺客信条》初代的美女制作人 Jade Raymond 领导,整个团队大约有 150 名员工,负责为 Stadia 开发第一方游戏以及联络第三方游戏资源。看上去谷歌似乎真的肯下本钱。

《刺客信条》初代制作人 Jade Raymond 领导 Stadia 的第一方游戏部门

然而对于这个谷歌第一方游戏部门最大的疑问就是:为什么直到 Stadia 发售时它才组建?

一款大中型游戏的开发周期大约在 2、3 年左右人尽皆知,制作游戏最重要的是一支经验丰富的团队而不是什么明星制作人也是业界共识。作为一个实际上的游戏平台,Stadia 需要独占的游戏资源,但那应该通过收购或者提前准备为前提,而不是在发布会上当场宣布:我们要进入游戏行业,所以我们刚刚组建了我们的游戏部门。

最终的结果也表明,Stadia Games 在存活的两年时间里甚至没有折腾出任何可以展示的游戏内容。去年年初两个游戏开发工作室就被关闭了,高调入职的 Jade Raymond 也另谋高就。Stadia 负责人将关闭游戏开发部门的原因归咎于疫情以及微软收购带来的开发成本上涨。总之就是一句话,谷歌又不太想在游戏开发上烧钱了。这种举棋不定、犹犹豫豫的态度始终伴随着 Stadia。

做游戏嫌贵,那就只有买第三方的游戏。在 Stadia 发布会上谷歌拉拢了育碧、Take-Two、ID software 来为 Stadia 站台,勉强让 Stadia 的游戏阵容至少不至于太过寒碜。然而要让这些老道的第三方卖个面子,白花花的银子一样少不了。

在去年谷歌宣布关闭游戏部门之后,内幕人士爆料,为了让育碧的《刺客信条》登录 Stadia,谷歌至少掏了 2000 万美元。Take-Two 的《荒野大镖客 2》和《NBA 2K》系列同样也让谷歌付出了 ” 几千万美元 “。

知名记者 Jason Schreier 爆料了谷歌给第三方 3A 大作的价码

实际上无论是《刺客信条奥德赛》还是《荒野大镖客 2》在上 Stadia 时都已经发售了一段时间,虽然很大牌,但给玩家带来的冲击有限。Stadia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款同步大作其实是 2020 年 11 月 19 日主机、PC、Stadia 同时推出的《赛博朋克 2077》。

凭良心说,在 Stadia 上闯荡夜之城的体验其实还不错,虽然画质不如原生,但是只要网速够无论多烂的低配电脑都能跑的动游戏,基本解决了玩家低配置玩 3A 的实际需求。然而由于游戏本身的巨大争议以及谷歌谜一样的宣传策略,真正通过 Stadia 游玩《赛博朋克 2077》的玩家并不多,很多玩家都不知道这款游戏在 Stadia 同步发售。花大价钱买来的 3A 游戏始终没有给 Stadia 拉来太多的玩家群体,也是让谷歌进一步怀疑 Stadia 的价值。

《赛博朋克 2077》的 Stadia 版本同步发售,但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

谷歌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一些小规模的独占游戏,比如《兽人必须死 3》《超级炸弹人 R》都曾在 Stadia 上独占过一段时间,但是这些体量和影响力过小的游戏并不能充实 Stadia 羸弱的游戏阵容。而一些中型第二方游戏谷歌反倒是看不上。前段时间媒体爆料谷歌曾拒绝了小岛秀夫为 Stadia 开发独占《死亡搁浅》游戏的申请,理由是这样的 ” 单人游戏不再有市场 “。据传游戏当时已经进入早期开发阶段,但是谷歌负责人菲尔 · 哈里森一通电话,取消了岛监督的独占游戏企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