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报网

分享生活百科、日常生活经验及知识

来自贵州的小A,今年29岁。他说,自己就是被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同村朋友所骗。当时,看到朋友在网上发了一个广告,说是在柬埔寨工作,月薪高达20000至30000元人民币。心动之下,便向朋友发去信息询问细节,并强调自己不会电脑,结果朋友回复,不会可以去柬埔寨学,而且不需要护照,路费也不用出。

小A说,大家是同村,而且都认识,都生活在一个寨子,所以没有任何防备,和其他几个伙伴一起踏上前往柬埔寨的不归之路。

“我们先是从贵州出发,再于2021年3月26日前往广西边境,然后偷渡进入越南,再于4月1日偷渡来到金边。不料,却被朋友以每人10000美元的价格卖给西港的网投公司。”

他说,来到网投公司后,发现四周都是高墙,而且还有电网,因此我们不愿意,提出要回国,但是对方表示,回国可以,但是要马上赔付15000美元。

小A说,那个网投公司规模较小,只有100多人,旁边是一个会所,里面的保安非常凶悍,如果我们不听话,就会被拖进一个房间殴打,我们也会经常听见有人被虐待的呼叫声。

“期间,我一直不愿意做,所以也一直被打。后来,他们威胁,如果我不做,就卖给下一家网投公司。”

他说,6月28日凌晨3点28分,自己孤注一掷,趁机从楼上跳下,结果腰部受伤,压缩性骨折,下肢没有知觉,只能拼命爬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遇到一名嘟嘟车夫,再央求对方将自己送至某医院。

“医院为我照了X光后,说是骨折需要马上手术,但是医院条件有限,建议马上转院,并联系上中柬第一医院,之后被送到金边。”

在中柬第一医院治疗一个月后,自己认识了陈宝荣队长,并于8月份出院。

小A说,现在,自己每天都在坚持锻炼,虽然基本上没有大碍,但是腰部以下还是无力。

“这段时间,一直是陈队长和其他热心人士帮助我,给我钱吃饭、买衣服。如果不是他们,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他说,一直将陈队长那句话“只要活着,就有希望”默记在心。同时,对那么多人帮助自己表示非常感谢,而且相对其他被困园区的人来说,自己更加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