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报网

分享生活百科、日常生活经验及知识

来源:二小姐笔记

七天的国庆小长假转瞬即逝,不知道大家玩得咋样。

由于大A要10号才开门,市场前瞻咱们就放到周日再说。

今天,二姐想给大家讲一个,冷门的历史时期。

两晋十六国时代,一个有关信任的小故事。

话说,在公元369年春末,东晋宇宙大将军桓温亲率5万大军。

向雄踞中原的慕容氏鲜卑人,发动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北伐。

熟悉这段历史的同学都知道,桓大司马其实对光复旧都毫无兴趣。

只是热衷于借北伐之名捞取声望,实现自身篡晋的野心。

正巧此时北方旱情严重、河道干涸,漕运补给不畅。

桓温大军在吃完了存粮后,便烧毁船只草草退兵。

不出意外,过两年他又会卷土重来,继续和燕国假赛。

但这次,燕国第一猛男慕容垂,却不会如此轻易放过桓温。

他像个耐心的猎人,带着八千精锐骑兵一路尾随。

不断威逼搅乱阵型,最终在襄邑一举歼灭3万晋军。

来自燕国南方的威胁,在此役过后被永久解除。

但这也让慕容垂,成为燕国朝堂上的众矢之的。

尤其是太后可足浑氏,曾以巫蛊之名诬杀慕容垂的正妻。

随着垂哥的声望日隆,她越发担心自己会遭到慕容垂报复。

于是联合宗室大臣慕容评,企图招垂哥入宫杀害。

然而,得知阴谋的垂哥却不忍骨肉相残,让燕国陷于内乱。

只得带着家人日夜逃往西边的秦国,投奔苻坚

 

公元369年隆冬,一支披着青色甲胄的骑兵队伍。

护送慕容垂前往长安,接受秦国的政治庇护。

秦国的主人苻坚,以宽仁贤明著称,心怀吞吐天下之志。

在秦国的五年计划中,早有吞并燕国逐鹿中原的野心。

只是惮于慕容垂的威名,而迟迟不敢动手。

因此,对于慕容垂的避难请求,他表现得分外欢喜。

当其一行抵达长安城郊时,苻坚早已率领豪华仪仗队恭候多时。

以一国之君的身份,亲自出城迎接敌国流亡者,诚意拉满。

但苻坚最为信任的大臣王猛,对于慕容垂的到来充满了忌惮。

在王猛眼中,慕容垂虽然叛逃,但却没人比他更爱燕国。

在多年的政治斗争中,他始终将燕国的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

像老黄牛一样恪尽职守,忍常人所不能忍,为人所不能为。

如果不是真有性命之忧,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离开祖国。

指望这样的人为前秦出死力,绝无任何可能。

万一,未来秦国的局势发生动荡。

像慕容垂这样武略盖世的人,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在自己百年之后,苻坚宽容过火的性格,必定会让慕容垂成为隐患。

因此,在慕容垂抵达长安不久,王猛就直截了当劝苻坚杀掉慕容垂。

向来对王猛言听计从的苻坚,这次却没有接受王猛的苦口婆心。

他觉得,自己正要招揽四方英豪,成就王图霸业。

慕容垂千里迢迢来投靠我,我却杀之,天下人会怎么看我?

劝谏无果的王猛并未死心,而是换了个角度去理解苻坚的话。

既然你不肯除掉慕容垂,是担心天下人的看法。

那我让他先背刺你,天下人是不是就不会对你有看法了?

 

一个多月后,王猛等到了合适的机会。

认为燕国无柱石可依的苻坚,立即向燕发动了灭国之战。

最受苻坚信任的王猛,自然而然成为了秦军总指挥。

在大军开拔之际,王猛请慕容垂最为器重的儿子慕容令随军出征。

因为慕容令熟悉燕国军队和山川地理,当带路党理所应当。

对于即将覆灭的祖国,慕容垂心情颇为复杂。

但看在苻坚收容之恩的面子上,还是点头答应。

接下来,王猛走出了第二步棋。

出征前夕,他到慕容垂府上拜访,与垂哥一起把酒言欢。

在酒酣耳热之际,王猛请慕容垂送他一个礼物,可以睹物思人。

单纯的垂哥信以为真,当即解下随身佩戴的金刀送给了王猛。

至此,这场离间计的前期准备,已经全部完成。

在几周后的一个夜里,王猛买通了慕容令的一位帐前亲信。

这位亲信军官拿着金刀,悄悄来到慕容令的军营。

称燕国国君已有悔意,盼望咱们父子回国效命。

我已经先行一步,你也赶快回来吧。

见到父亲贴身佩刀的慕容令深信不疑,连夜离营出逃。

成为了早期,电信诈骗案件的受害者。

得知慕容令中计,王猛随即派人赶赴长安。

拿大喇叭向朝廷通报,慕容令叛逃燕国的消息。

 

虽然慕容垂知道苻坚肚量很大,不会牵连怪罪自己。

但前秦国内巨大的舆论压力,还是让他决定立即润东晋。

在蓝田关,慕容垂被早有准备的追兵擒获,押回长安。

然而这场非常完美的离间计,却被苻坚无底线的宽容化解了。

散发着圣母光辉的苻天王对垂哥说:

父子兄弟,罪不相及,慕容令的错是他自己的,与你无关。

 

更何况燕国马上就要没了,他回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就放宽心继续在这里住着,看哥打下燕国送给你。

同年,前燕灭亡。

 

这场谋划和执行,都堪称完美的的离间阴谋。

因为苻坚的存在,没有对历史进程带来任何影响。

 

那么慕容垂,是否如王猛所设想的那般,背叛了苻坚呢?

 

让我们接着来讲,后面发生的故事。

 

公元375年,王猛去世。

前燕遗老遗少找到慕容垂,劝他举兵自立脱离苻坚。

但被慕容垂以时机未到为由,果断拒绝。

七年后,苻坚觉得自己年岁渐长,想尽快平定天下。

于是他在太极殿召见群臣,筹划发兵百万伐晋。

此议,几乎遭到了王公大臣的一致反对。

因为此时东晋难得的回光返照,打造了极有战斗力的北府兵。

 

但苻坚心意已决,率军在第二年冬季直抵淮南。

在淝水流域的决战中,苻坚想让大军后撤,待晋军半渡而击之。

没想到军队过大的规模,让军令无法被顺利下达。

一次战术性后撤,迅速演变为了全军溃退。

一夕之间,投鞭断流的雄心变成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狼狈。

在这场溃败后,唯一保存完好的军队。

只有慕容垂,率领驻扎在主战场外围的三万偏军。

此时,身边只有一千多残兵败将的苻坚前来投奔。

按理说,这会儿正是慕容垂背刺苻坚,起兵复燕的良机。

但慕容垂,却并没有王猛想象中那么狠毒。

他选择将这三万兵马交还,并亲自把苻坚护送回洛阳。

在尽到身为臣子的一切责任后,慕容垂才以回邺城祭祖为由。

和苻坚分道扬镳,回到燕国故地起兵,建立后燕王朝。

之后,苻坚和慕容垂,在公元385年和395年相继逝世。

一个死于羌族小人的叛变,一个病逝在击败拓跋氏班师回京的路上。

在他们死后,秦国和燕国也都在短时间内分崩离析。

华夏大地的攻伐战乱,还将继续持续两百年之久。

从历史的后视镜中,我们或许能看出。

苻坚还是慕容垂身上,都缺少了许多大一统君主的必备特质。

从君主的角度评价,他们可以说都是相当失败的。

 

但在群雄并起的,两晋十六国战乱中。

从不缺乏诡谲精巧的阴谋布局,和工于心计的权谋之主。

难得的,却是如苻坚和慕容垂这般,于纷争乱世初心不改。

始终如一,选择将真心和信任交付予他人的真君子。

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能力改变或加速历史的进程。

我们能做的,便是不忘本心,不扭曲自己的品性。

不让时代的悲哀,成为我们自己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