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报网

分享生活百科、日常生活经验及知识

“你们也都起来吧。”萧珏看着那些蹲在地上的新生们,微笑着说道。

同时,他撇了一眼萧宁,萧玉和萧媚肯定是不会参与这样的事情的,姐夫我就做到这里了,到时候就看你自己的了。

迦南学院有一种不成文的规矩,能够达到录取界限的人,一般都算是天赋不错,这种人,平日在自家的那块小地方,应该说是养尊处优,很少受到什么奚落嘲讽,而抱着这种心态进入那几乎是优秀者层出不穷的迦南学院,很容易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最后搞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在招生之时,让得新生清楚的明白自己的等级,并且将他们那股初生牛犊的锐气磨去,是一件颇为现实的重要问题。

而对于这种不成文的规定,就是连迦南学院的一些导师,也并未抱反对姿态,因此,这种规定,也一直一直的沿袭了下来。

而萧珏此刻微不足道的善意,在他‘斗王强者’身份的加持下,会被放大无数倍,哪怕萧珏不去迦南学院,这份善意也会被放在萧珏身边的人身上。

而萧宁现在的实力,要比萧媚还高一星,他是六星斗者,他的年龄比萧媚打两岁,在萧珏帮助他们提升实力之前,萧宁的实力就比萧媚高。

加上萧玉也将萧珏给她调制药浴的灵液给了萧宁一滴,所以萧宁的实力提升也十分迅速。

凭借药浴,萧宁的天赋稍微有所改善,等他去迦南学院之前,萧珏会再给他一些丹药,以萧宁现在的天赋和修炼的功法,再加上萧珏给的丹药,他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在外院绝对可以呼风唤雨,这样也能让萧玉和萧媚少遇到一些麻烦。

萧珏之所以这么帮萧宁,只有一个原因,他是萧玉的弟弟,在萧珏和萧玉的婚约暴露之前,他就和萧珏关系不错,现在他又成了萧珏的小舅子,两人关系自然就更好了。

“多谢大人。”

远处那些乖乖接受着‘规矩’的新生则是一个个都面露欣喜,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不少人对萧珏流露出感激之色。

萧珏并没有说话,而是收起了背后的紫云翼,再不收起,一会萧玉的导师出来,估计就要被认出是飞行斗技了,逼格肯定得狂掉。

就在这时,一道温柔的让得人心头骤然一软的女子声音,却是轻笑着在帐篷中响了起来。

“呵呵,小家伙天赋还真不错,看来我这次似乎要捡到宝了哩。”

突如其来的女子声音,温柔得几乎有种让人心醉感觉,在这柔声之下,不少人都是有些失声。

萧珏顺着声音看去,帐篷的阴影处,一名绿衣女子,正笑吟吟的俏立,一张美丽的俏脸上,噙着温婉的笑容,眼波流转,望向众人的柔和视线,犹如一抹清清水流从心中悄然淌过一般,让人忍不住的沉醉于那股女子特有的温婉灵动。

女子年龄看上去较萧玉等人要大上少许,丰满玲珑的身姿,透发着一股岁月打磨而出的成熟风情,这种混天然的风情,远非萧玉这些青涩女孩能够比喻。

萧珏眼睛在女子身上扫了扫,虽然单单比容貌,此女较萧玉也许要差一点点,不过对于那股毫不掺假的温柔气质,萧珏心中,却是充斥着惊艳。

对面的女子,把女人如水这个褒义的概念,几乎是彻彻底底的诠释了出来。

在这女人出现之后,萧珏甚至能够发现,帐篷内部的一些青年学员,目光却是悄然的炽热了起来,望向她的目光中,竟然有着一种莫名的情愫。

就连刚才因为恐惧而失神的罗布个戈刺,都是紧紧的盯着这个女人,似乎忘记了萧珏带给他们的恐惧一般。

现这种现象,萧珏倒是饶有兴趣,看来这些家伙,对这位女人,有种暗恋的感觉,不过这也并不奇怪,一些年龄偏小的人,总是喜欢一些比自己成熟的女性…呃,这似乎就是叫做熟女控吧。

若琳导师,嘻嘻,玉儿可想死你了!”

望着出现在帐篷内部的温柔女人,萧玉顿时惊喜了叫了一声,然后扑了上去,笑嘻嘻的抱紧着后者那看似丰腴,却并不显胖的腰肢。

“呵呵,玉儿,假期还愉快吧?”拥着怀中的萧玉。被称为若琳导师的温柔女人,笑盈盈的道。

“还不错。”俏皮的笑了笑,萧玉咬着若琳导师的娇嫩耳垂轻声戏谑道:“导师越来越温柔了,照这样下去,日后被导师看上地男人,恐怕会被这团柔水困得死死的。”

俏脸飞上一抹浅浅地晕红。若琳导师无奈地摇了摇头。宠溺地拍了拍萧玉地脑袋。旋即对着一旁地萧珏等人扬了扬下巴。柔声道:“是你带来地人么?似乎很不错呢。”

“嘻嘻。那当然。”骄傲地挺了挺胸。萧玉偏头狠狠地瞥了一眼罗布。低声告状道:“那家伙现在越来越嚣张了。”

“谁让你故意刺激他。他对你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在他面前对别的男子如此亲昵,他肯定是会生气。”若琳导师无奈地道。

“这样只会让我越来越厌恶他。”萧玉撇嘴道。

“若琳导师对吗?”萧珏走过来,对女人微笑道。

她好奇的对萧珏问道:“你也是今年的新生吗?”

虽然萧珏很快就收起了紫云翼,但还是被若琳导师看到了,虽然她没分辨出这是飞行斗技还是斗气化翼,但她也更愿意相信这是飞行斗技。

萧珏没来得及回答,便有人抢着说道:“导师,他是玉儿的老公,还是四品炼药师,已经把你的学生吃的干干净净了哦。”

“混蛋啊你。”萧玉红着脸扑向了雪妮,两女竟然就这样若无旁人的打闹了一起。

“好了,先别闹了。”若琳导师只是说了一声,两女便是不再动手,可见她在学员们心中的威信。